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從「助人關係成分」看「輔導關係」的建立”
從「助人關係成分」看「輔導關係」的建立

張祐誠 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所研究生

在助人過程中,輔導員與當事人的關係是影響助人成效的重要關鍵,當雙方關係品質高時,輔導介入將事半功倍,助人關係對於正向的助人成效有顯著且實質的貢獻。然而我們往往受限於助人過程中的快速互動,無法清楚看見關係的發展品質,因此本文將簡介「助人關係」三大成分的概念,進一步應用於發展良好的輔導關係。

 

一、助人關係的成分

各派諮商理論有對助人關係的說法,然而Gelso和Carter於1985年整理出諮商關係三大成分-「工作同盟」、「移情作用」與「真實關係」之概念後,對於關係品質的研究有了較清楚的依歸。以下簡介此三大成分的定義與內涵:

 

(一) 工作同盟的定義與特性

工作同盟指「輔導員與當事人之間對於輔導工作目標的感受與看法」,Bordin(1979) 認為「工作同盟」包含三個部份:
  1. 「連結(bond)」:當事人與諮商員之間經驗到彼此情感上的連結,此連結是指正向的情感依附,包含接納與信任。
  2. 「目標(goal)」:當事人與諮商員彼此對諮商目標的同意程度,也就是雙方建立共同要達成的目標。
  3. 「任務(task)」:對未完成目標所需進行任務的同意程度,包括當事人願意承擔改變行動的責任及諮商員所提供的技術性活動等。
發展一個情感上溫暖的關係是輔導過程中的第一步,而工作同盟的發展是藉由彼此相互的喜歡、信任和尊重,也是諮商員面對的第一個任務。意指工作同盟是輔導員和當事人在情感上對於輔導目標和任務的連結及承諾,可被廣泛定義為「輔導員和當事人的合作及情感連結」,被視為成功輔導的一個必要成分。

 

(二) 移情作用的定義

移情作用,包含移情與反移情兩部份,源自Freud(1959)所提出的觀點。「移情」是在輔導時當事人重現早期衝突中明顯的感覺、行為、態度(通常為早期兒時回憶),並投射至輔導員身上。它反映出當事人目前生活中不斷出現、自己卻莫名所以的深層、舊有的人際關係模式,是一種雙方非真實互動之下產生的感覺。相對於移情,反移情就是治療者因自己未解決的情感衝突,而對當事人做出的反應。由於助人關係是雙方互動出來的,助人者本身也會影響到助人歷程,反移情是學者常探討的重要因素之一。而面對移情與反移情有三種態度,如下:
  1. 客觀理性的反移情:指輔導員對反移情有距離、不涉入互動的觀察態度。
  2. 反應性的反移情:指輔導員未覺察的防衛情緒與行為,被視為治療過程的阻礙。
  3. 反映性的反移情:被視為輔導過程的助力,可以藉由覺察反移情,進一步瞭解當事人的內在思維與人際模式。
因此為避免移情成為輔導工作中的阻礙,甚至進一步運用於建立關係、瞭解當事人內在感受,我們需要時時檢視自己在助人過程中對案主的任何感受與行為。

 

(三) 真實關係的定義與內涵

「真實關係」源自於Rogers的個人中心學派,強調輔導員在助人過程中所表面的「真誠」、「可信任」、「一致」和「開放」的態度,且被視為助人成功的關鍵。但真實關係不全等於助人者對當事人所展現的特質,因為關係至少要有兩方互動發展出來的,因此也必須強調當事人在關係中所展現的態度與行為。

 

Gelso等人(2005)描述真實關係為「一種存在於兩個或更多人之間的人際關係,反映出其中對彼此的真誠程度,及接受到的訊息與另一人相符。」其中有兩個相關的關鍵部份:「真誠」和「合乎現實」。

 

「真誠」是所有「人本-經驗取向」學派重視的特質,被定義為「一個人展現真實、不虛假、真正存在此時此刻的能力」;「合乎現實」則指「從另一方接收到的訊息及體驗,皆合於實際狀況,而非來自於內在渴望或害怕的投射。」換句話說,當涉及或上演「反移情」時,這些強烈感受是來自於「其他時間或地點」的關係。

 

因此,移情作用與真實關係為互相消長的概念,當我們能越清楚處理我們的移情,並真誠地表達彼此內心的感受,越能讓雙方的關係成為真誠一致、合乎現實的真實關係,此時雙方也能坦誠地交流彼此內心想法,促進雙方合作。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