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敘事治療與Michael White的敘事工作地圖”
敘事治療與Michael White的敘事工作地圖
國立林口高中老師 李露芳
敘事治療的發展背景與脈絡

 

一、後現代思潮的未艾方興

諮商理論受到心理學發展的影響頗深。從二十世紀60年代開始,美國興起人本心理學,對當時影響勢力最大的精神分析與行為主義提出反動。他們不贊成精神分析從病理的角度剖析,也不支持根據動物實驗所推論的機械觀,人本心理學家關注的是(Schultz & Schultz,2004):(1)將研究焦點回歸正常人的人性整體;(2)人具有健康發展的特質,如何能激發潛力以達到自我實現是研究重點;(3)人具有自由意志和主觀選擇,並非受限於客觀的因果推論。人本心理學的思想轉移了心理學所關注的對象,並且開始重視人際關係與潛能發展,其中最重要的代表是Rogers的當事人中心治療學派(Client-center therapy)。

 

從十八世紀啟蒙時代、十九世紀實徵主義,驗證真理以及找尋事物的共通性一直是促進科學進步與人文思潮的重要核心概念。直到二十世紀,經歷詭譎多變的國際情勢以及文哲學的多元化的發展,人們開始思索並質疑「單一真理」存在的可能性以及「實用主義」是否足以詮釋當前現象。因此,人文思潮掀起了一波反實在論(antirealism)的觀點,而這可稱為後現代理論的主要核心。

 

事實上,「後現代主義」是一個非常模糊且具有爭議性的名詞(Held,1995/2002),但對於諮商理論的影響卻非常明確,受到後現代思潮影響的諮商學家認為所為的真理是社會建構出的主觀意識,因此大量使用「語言」和「文學」進入脈絡中描繪當事人的整體,以翻轉之前精神分析捨棄整體而分割剖析病人的觀念,成為治療歷程中的主要焦點,而敘事治療正是這個思潮中最具代表性,也最有實踐性的諮商理論。敘事治療師Michael White及David Epston等人融入後結構主義與社會建構的精髓,在諮商歷程中,以一種不同於以往的嶄新觀念幫助當事人重新建構自己的故事,並賦予自己的人際脈絡不同意義。

 

敘事治療主要擷取後現代思潮中的「後結構主義」(post-structuralism)及「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兩學派觀點(Goldenberg & Goldenberg,2004)。後結構主義的影響遍及各領域,知名的學者包括:認知心理學家Jerome Bruner、人類學家Barbara Meyerhoff和哲學家Michel Foucault等,他們捨棄結構主義用簡化的方式歸類劃分,亦即沒有一個存在的結構可以詮釋所有現象的集合,取而代之的是在現象場中,隨著詮釋者與社會互動中所建構的真理,而後各自表述其意義,彼此不一定具有共通性。

 

社會建構是由Michel Foucault於1976年所提出,事實上整個二十世紀的70到80年代,他的理論與著作深深影響並牽動學術思潮。Michel Foucault主要的論點放在權力與知識的關係中,他所討論的權力並非是一種物理上的力量,而是「真理」流轉的工具。Michel Foucault並不認為單一真理真實存在,事實上是社會或脈絡中某種權力的表徵使之成為真理。因此,真理之所以成立,會隨著社會、時代、歷史等條件不同而嬗遞,而非放諸四海皆凖的通理。

 

簡而言之,後現代的治療取向有幾項特點(周志建,2001):(1)後現代心裡學的興趣在於意義的產生。(2)打破專家的權威階級化。(3)後現代主義者放棄對本質與共通性的追求,取而代之的是多變性與多元性。(4)後現代重是語言的敘說。而這些趨勢,在敘事治療中都是重要的依循,同時也建立敘事特有的風格。

 

二、敘事治療的實務運用與相關研究

敘事治療的基本構念是由後現代與社會建構出的知識論,因此敘事治療的相關研究多應用於家族治療及個別案例討論有關,顯少有討論治療效果等量化研究。再者,敘事治療強調治療師與案主/案家共同建構生命故事,因此是否可複製或可推論諮商結果不是首要考量。不過,在許多敘事學派治療師,如:Michael White、David Epston、Jill Freedman、Gene Combs等人的努力下,治療對話的架構已慢慢清晰,例如:外化、重述等治療方法和精神,成為敘事治療最為人熟知樂道的治療策略。

 

Etchison和Kleist(2000)回顧四篇家族治療敘事取向的研究報告,評估敘事在治療效能上均得到正向結果,且在改變當事人的經驗、觀點、和對問題的歸因等方面,亦得到肯定。另外,Heather(2008)針對Michael White(2007)提出的鷹架對話,採用量化研究分析治療師與學童的對話,與學童的自我概念形成,研究結果支持White的鷹架對話模式是可以讓治療師在治療歷程中有效幫助學童建立自我概念。

 

在國內針對敘事的相關研究中,可分成諮商實務、生涯敘事、和敘說研究三種。在諮商實務的相關研究多著重於案例討論與成效評估,只有少部分的研究討論敘事治療中的其他面向,例如:研究者對敘事治療的理解與實踐歷程(周志建,2001),至於生涯敘事和敘說研究則在下一節再作討論。

 

敘事的風潮遍及許多領域,除了直接在諮商室中進行的治療以外(本文討論的重點),另外尚有應用於生涯諮商、敘說研究(narrative inquiry)等。以下列點分述說明:

 

(一) 生涯諮商的運用

就像拾起散落人生各階段的珍珠,當事人用自己的方式串成一條美麗珠鏈。敘事取向的生涯諮商主要是讓當事人了解自我狀態,並且重寫或精緻個人敘說內容,讓當事人能有自主賦能為自己劃出人生藍圖,有意義的朝向未來建構生涯計畫。因此,述說自己的故事除了幫助當事人統整過去和現在,也是賦予生命經驗意義的最好方法,以豐厚未來生涯選擇的基礎。

 

蕭景容(2002)整理三項理由以說明敘說是敘事取向生涯諮商的基礎::(1)敘說是理解生命的媒介。(2)敘說是形成意義的方法。(3)敘說是進入文化、系統的中介。由於敘說的能進入個人的主觀經驗中,經由時序組織的安排重組生命史,讓當事人透過敘說歷程覺察多面項的自我、人際互動的意義、所存在的文化與系統脈絡,最後能交織整合成一幅完整自我的織錦,因此敘說成為個人探索生涯最重要的方法之一。

 

國內相關的敘事取向生涯諮商研究,依研究對象可分為兩大類:研究者本身,及研究者本身以外的特定族群。針對研究者本身為研究對象的研究,多以自我敘說為主。而以特定族群的相關研究,可再分成當事人的生涯轉換、生涯建構歷程、生涯決定歷程等主題較多,以敘事取向編寫團體及班級輔導教案也自成一格。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