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學校輔導教師輔導青少年自傷行為的倫理議題”
學校輔導教師輔導青少年自傷行為的倫理議題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所碩士班研究生 李淑美

一、前言

自我傷害行為特別容易發生在青少年族群(Briere & Gil, 1998)。自我傷害行為大多始於青少年中期,自我傷害者的第一次自我傷害的年齡通常約在14-15歲左右,而18歲是自我傷害者最後一次自我傷害的平均年齡(White Kress, Gibson & Reynolds, 2004)。在國外的研究裡,Ross與Heath(2002)針對440位高中學生進行自我傷害型為的調查,研究結果發現近14%學生曾從事一次以上的自我傷害行為;在國內的研究裡,洪晴晴與李玉嬋(2006)研究指出:在台灣,可能每6-7名青少年中,就有一名青少年曾有過自我傷害行為。

 

對於這些從事自我傷害行為的學生,學校輔導教師可能是他們遇見的第一個專業人員,因此,學校輔導教師擁有相關專業知識以辨識自我傷害行為和最佳地協助自傷學生是重要的,並且,因為自我傷害行為是複雜與多面的,所以學校輔導教師更應該瞭解輔導自我傷害學生的倫理議題。然而,在檢索與整理國內的文獻時,筆者發現已有多篇期刊文章與論文研究針對自傷行為的定義、自傷行為的類別和青少年自傷行為的成因,做過深入的探討。但是,學校輔導教師在輔導自我傷害學生時應思考的倫理議題,卻鮮少有人著墨。故本文在對自我傷害行為議題做探討時,選擇將重點放在倫理議題,以深入探究和自傷學生工作時,學校輔導教師應該知道的倫理思考。

 

二、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類別與特性

在提出關於輔導(或諮商)自我傷害學生的倫理議題之前,學校輔導教師需要有能力辨識出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更具體地說,學校輔導教師應該知道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類別、特性與成因。筆者整理國內外相關文獻,並簡要敘述自傷行為的定義、類別、特性與成因。

 

(一) 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

國內外對於自我傷害行為的研究結果十分豐碩,但回顧過去的文獻卻發現用來探討自傷行為的名稱是相當廣泛,包括自我傷害(self-harm、self-injury)、自殘(self-mutilation)、自我毀壞(self-destruction)、自我攻擊(auto-aggression)、蓄意自傷(intentional injury)等。然而,儘管名稱相當分歧,但其意義是相近的。

 

對於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國內外相關文獻的看法略有不同。國內學者許文耀、吳英璋、胡淑媛與翁嘉英(1994)將自我傷害定義分為廣義與狹義,廣義而言,包括自殺、企圖自殺,以及以任何方式傷害自己身心健康的行為;狹義自我傷害行為則僅以任何方式傷害自己身心健康的行為,但個體並沒有結束自己生命的清楚意願;教育部(1995)曾發行「校園自我傷害防治處理手冊」,該手冊對自傷行為的定義是強調一個人有意讓自己身心遭受傷害,並將青少年的自我傷害行為的種類歸納為自殺、企圖自殺、自我傷害、攻擊行為與憂鬱行為等五個部分(引自黃雅羚,2005)。然而,1970年中期至今,一些國外研究者已將自我傷害行為與自殺區分開來,對自我傷害行為的界定較狹窄(Walsh & Rosen, 1988)。Simeon與Favazza(2001)指出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是「個體刻意的、直接的造成對於身體的傷害,而這個行為的目的不是想要造成自己死亡的結果。」目前,國外學者一般將自我傷害行為定義為意圖傷害身體而非導致死亡結果的故意行為(White Kress, Costin, & Drouhard, 2006)。

 

綜合上述文獻,可以發現國內文獻對於自我傷害的定義較廣泛,涵蓋自我傷害行為與自殺,在概念上較廣泛並容易造成混淆;在國外文獻上,則明顯區辨自我傷害與自殺。並且,綜合國內外文獻對於自我傷害行為的定義的趨勢來看,則可以發現自我傷害與自殺已經區分開來,自我傷害行為並無自殺意圖。筆者採用Simeon與Favazza(2001)對自我傷害行為的看法,將自我傷害行為定義為「個體有意識採取自我傷害行為直接造成身體傷害,但行為背後無結束生命的意圖。」

 

(二) 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的類別

自我傷害行為的種類非常多。Fravazza與Simeon(1995)依臨床型態分為四大類:(1)刻板的自我傷害行為:它的特色是高度重複性、單調、固定、經常有一定節奏,看起來想是有一股驅力在引導,但是這個行為卻又沒有特殊目的,例如撞頭、打自己或摳皮膚,此類自傷行為最容易出現在智能障礙或自閉症的個案身上;(2)嚴重的自我傷害行為:它看起來戲劇化,通常對於身體器官和組織造成嚴重的傷害,如挖眼、截肢等,個案在自傷行為後情緒顯得異常平靜,此類自傷行為最容易出現在精神分裂、嚴重人格違常的個案身上;(3)強迫性自我傷害行為:這類型為會重複出現,如拔頭髮、摳皮膚和咬指甲,此類自傷行為容易出現在拔毛癖的個案身上;以及(4)衝動性自我傷害行為:此類自我傷害行為並無規則可循,可能是單獨或重複性,身體組織破壞較少,且致命的威脅性較低,如皮膚切開或割劃、煙頭燙傷、干預傷口癒合等情形(引自Simeon & Hollander,2002)。目前,在校園間常見的自我傷害行為是屬於第四類衝動性自我傷害行為(黃雅羚,2004),所以,本文著重探討與出現這類衝動性自我傷害行為的個案進行輔導(或諮商)時,學校輔導教師該注意的倫理議題。

 

(三) 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的特性

自我傷害青少年從事自我傷害行為的次數通常不只一次,有些自我傷害青少年的自我傷害次數甚至會超過100次(Yip, Ngan, & Lam, 2003)。Laye-Gindhu與Schonert-Reichl(2005)以424位青少年為研究對象,並運用問卷調查了解青少年我傷行為的現況,研究結果發現大多數曾有自我傷害行為的青少年在過去一年中重複出現自我傷行為,並且,在過去一年中,52%的自我傷害青少年其自我傷害的次數介於2-10次,12%介於11-20次,而有12%自傷次數則是超過20次。在國內,陳毓文(2006)以國、高中學生為研究對象,發現有22.4%的受訪青少年過去曾有自我傷害的行為,並且,這些人當中有75.6%的青少年曾至少有兩次的自我傷害行為,甚至,更有17%的人表示自己的自我傷害行為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或數不清楚次數。於是,可以發現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具有重覆發生的特性,而這個重覆發生的特性更是突顯出青少年自我傷害行為的嚴重性,如同Hawton等人(1999)指出重複自我傷害行為的背後可能蘊含重要意義,包括:(1)重複自我傷害行為可能指出個體有其心理上的問題;(2)重複自我傷害行為常需要大量的臨床介入,以協助治療之;以及(3)重複自我傷害行為與自殺風險有著關連性。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