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之建構”
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之建構--第一年研究結果及反思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系教授 洪莉竹

一、前言

諮商專業倫理在1952年起逐漸受到學界的重視。1953年,美國學校諮商師協會(ASCA)成立,延續美國諮商師協會(ACA)專業倫理守則之精神,訂定了針對學校情境從事諮商工作的倫理規範。國內目前有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前身:中國輔導學會)所訂定的諮商專業倫理守則,雖經過多年修定,整個倫理守則趨於成熟,然與學校輔導人員接觸時仍發現一般諮商專業倫理與技術運用在學校情境下會有所衝突與挑戰,形成倫理困境,顯見國內亦有訂定學校輔導專業倫理守則的需求及必要性(洪莉竹,2008)。

 

本研究計劃希望建構出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盼能在實務上提供學校輔導人員處理專業倫理困境時有所討論依據,亦提升學校輔導人員進行學生輔導工作的專業性。本文針對第一年研究的研究結果及反思提出簡要說明,歡迎學校輔導工作伙伴提供經驗與意見。

 

二、研究目的

本研究得到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專題研究計畫經費補助(計畫編號:NSC-98-2410-H-152-004-MY2),為二年期的研究計畫。第一年研究的研究目的為:探討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對於「學生輔導工作專業倫理守則」內涵與研擬過程的期待與觀點。第二年研究的研究目的為:研擬「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並匯聚共識。

 

第一年我們提出的研究問題有:1.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對「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專業倫理守則」運用於學校情境的經驗為何?2.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對於「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應包括哪些內涵,有哪些看法與建議?訂定過程應注意哪些事項的意見和看法?

 

三、研究方法

第一年的研究分成兩個階段來蒐集資料,第一個階段邀請各級學校與學生輔導工作相關的人員進行個別訪談。第二個階段,根據個別訪談的資料分析結果,擬定焦點團體討論題綱,邀請北、中、南區各級學校與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進行焦點團體訪談。個別訪談及焦點團體訪談均全程錄音,然後將訪談錄音謄錄成逐字稿,運用紮根理論的資料分析方法進行資料分析。

 

本研究至目前為止共邀請三十七位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接受訪談,包括三十三位各級學校輔導工作相關人員、三位學者專家及一位學生。三十三位學校輔導人員包括:1.現職大專院校專任諮商心理師、諮商中心主任;2.現職中小學輔導主任、輔導組長及輔導教師者;3.曾擔任學校輔導人員,離開輔導室工作兩年之內者。三位學者專家皆擔任過大專院校諮商中心主任,現任教於培育學校輔導人員之諮商輔導相關系所,對學生輔導倫理有相關研究。一位學生為大學在學學生。

 

本研究以個別訪談和焦點團體訪談方式蒐集資料。第一階段個別訪談由研究主持人與三位心理諮商碩士層級研究人員進行;第二階段焦點團體訪談由研究主持人、共同主持人一起主持。本研究之資料分析由研究主持人與三位心理諮商碩士層級研究人員共同進行。

 

四、研究結果

第一年個別訪談資料與焦點團體訪談資料,全部謄寫為逐字稿,經過編碼、譯碼資料分析後,分成:1.倫理守則的定位與性質;2.倫理守則的內涵;3.倫理守則的訂定過程;4.倫理守則的規範對象;5.倫理守則的推廣等幾個部分來匯整分析資料。現將目前的資料分析結果簡要說明如下:

 

(一)倫理守則定位與性質
  1. 對倫理守則的觀點

    學校輔導人員對「臺灣輔導與諮商學會諮商專業倫理守則」的觀點可分為三種:

    (1) 倫理守則為基本規範,可做為工作參考依據。
    (2) 倫理守則在跨專業合作上能提供幫助。
    (3) 倫理守則實用性不高,僅能提供大方向思考,較難應用在實務現場、實際解決倫理困境。

     

  2. 對倫理守則的期待

    學校輔導人員對「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的期待,包括:

    (1) 希望倫理守則具有強制力:希望倫理守則有法律效力、有約束力;可以從上級交辦,強制要求相關人員遵守。持這個意見者多希望可以訂出明確的實施細則。
    (2) 希望可以有明確準則可以依循,又希望要讓諮商人員有自主判斷的彈性空間。持這個意見者多希望倫理守則「訂定出大原則,不要過於細節」。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