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高中職輔導工作的契機”
高中職輔導工作的契機
國立秀水高工主任輔導教師 黃麗娟
民國99年高中職輔導工作會議中,有人以「輔導工作的美麗與哀愁」來形容高中職輔導工作時,讓身為輔導工作者的我們莞爾一笑外,也深深引起我們思索著,當我們為校園輔導工作全心投入與付出,心動於學生蛻變和成長時,卻有著那一抹不應有的感慨。

 

熱情、投入、耐心與專業是我們高中職輔導人員的共同特質,因此,不論校園環境為何,只要是對學生成長有助益的,大家無不絞盡腦汁,主動地尋求溝通協調,期能順利推動各項輔導工作,提供諮商與諮詢服務,即使是政府的政策,輔導人員亦擔當負責,盡心盡力,只願當學生的一盞明燈,為學生成長蛻變的炫麗而心悅。

 

只是,我們也很感慨,高中職輔導工作到目前的角色定位和編制都不明確,常因學校人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定位和編制,形成各校輔導工作的運作效率有很大的差異。身為輔導工作者的我們會自我激勵,努力和學校校長、各處室「溝通協調」,尋求他們的認同、支持並願意配合推動輔導工作。但殊不知「溝通協調」不該只是輔導工作的推動關鍵,或成為執行輔導工作的前置作業,它應是每個處室都應有的運作技巧,它應該基於正常處室編制下的運作,讓所有工作的執行在平行交流中,獲得分工合作的契機,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而非本末倒置地建基於溝通協調下來建立校園輔導工作的定位基石和執行輔導工作。

 

如何才能讓高中職輔導工作脫離31年來妾身不明的困境,脫離各校輔導人員各自顯神通推動輔導工作的異境,建立如同各處室明確編制和定位的環境,讓高中職輔導工作的推動有基石,下能深耕輔導,上能加乘顯現輔導成效,是我們可思索和努力的方向,在訴求未達前,僅以下幾點和輔導伙伴們共同思考找尋建構輔導契機。

 

壹、掌握時機力求高中職輔導定位明確

高中職輔導工作編制是專責組織還是處室單位?當我們稱為「輔導室」時,心裡好虛,因為我們都知道在各級學校的輔導工作定位中,只有高中職輔導工作編制最特殊,依高級中學法我們不是處室單位,我們只是一個「輔導工作委員會」的專責組織。

 

從民國68年高級中學法公布,歷經93年、95年的條文修正,到現在(民國99年)高中職輔導工作的定位始終是「輔導工作委員會」,究其立法意旨,在於定位輔導工作是全校動員參與的重要事務,規範在校長的召集、領導下,由主任輔導教師負責策劃執行,納編各處室及教師為委員,共同推動學校輔導事務。然立法和實務推動卻有很大的落差,造成高中職輔導工作團隊形同虛設的一級組織,完全依賴校長的理念來定位,因此除了幾所學校的校長願以「輔導工作委員會」法規專責,領導各處室執行全校輔導工作外,大部分學校「輔導工作委員會」無實質的運作,成為被邊緣化的輔導組織,有的學校甚而縮減輔導人員編制成為學務(訓導)處輔導組或由導師兼職輔導工作。

 

政府對學生輔導工作的重視是不可否認的,因此不斷有推陳出新的政策,並期許輔導人員能規劃整合校園各單位執行政策業務,然不知無實權、虛稱輔導室的弱勢編制,難以讓各處室擔負其責共同落實推動業務。目前行政院將於101年前修法完成改編教育部組織,整併統合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育事權,成立「中小學及學前教育署」,這是一個契機,如果學生輔導法立法之路迢迢難行,那麼,在教育部組織修法改編之際,讓我們集思廣益可行之道,先從小修現行的高級中學法第15條著手,統一中小學「輔導處(或室)」、「輔導主任」的角色定位,明定高中職輔導編制,讓輔導工作的推動有名正言順的立足點和著力處。

 

貳、借力使力,提升輔導工作層級。

缺乏人力是推動輔導工作的第二項難題,但虛位的輔導室被付予整合一連串教育部陸續推動的教訓輔三合一、學生輔導新體制、友善校園學生事務與輔導工作、生命教育、性別平等教育、校園危機處理…等學校全面性相關輔導政策的重責大任,並由主任輔導教師擔任各政策委員會的執行秘書。

 

身為校園輔導工作者的我們任勞任怨、責無旁貸,即使變相形成輔導專責,依然在有限的輔導人力與資源下,筋疲力盡,精神耗竭,仍努力的推動和執行政策。然而,阿信不該是校園輔導工作者的形象,但校園輔導工作層面的多元化、學校輔導人力的缺乏、處室對推動政策業務的卸責、灰姑娘般的輔導校園文化,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所幸在政府日漸重視友善校園的營造下,有部分的政策不僅明文規定處室工作權責,並強力責成校長、各處室參與推動工作,並要求作成執行紀錄(如性別平等教育)。因此,輔導人員如何以執行秘書的角色,借力使力,提升輔導工作層級,依法劃分權責,讓各處室能各司其職,共同參與輔導工作,避免落入成為包山包海的承包商,這也許是我們可努力的契機。

 

參、反向思考,向下播種與紮根。

校園輔導工作的主要對象在學生,如果弱勢化的校園輔導環境,讓努力多年的輔導人員依然被邊緣化,也許我們更要反向思考,努力深根於學生的輔導工作上,56號奇蹟教室的雷夫老師應可作為我們推動輔導工作的借鏡。

 

肆、社區輔導團隊資源取用,彼此關照。

弱勢的輔導工作環境是辛苦的,也常讓輔導人員心理傷痕累累、壓力大,所以,社區輔導團隊的成立或結合是輔導工作最好的資源、支援與支持。

 

目前由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成立的高中職社區輔導團隊資源有:一、各縣市的高中職輔導工作輔導團、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校園危機處理安心服務小組,二、生命教育學科中心(羅東高中),三、高中生涯規劃學科中心(高雄市立中正高中),四、輔導工作資源中心學校:(一)高中總召集學校(東石高中)(二)高職總召集學校高(台中高農)(三)特教總召集學校(花蓮啟智學校)(四)輔導工作網路平台建置學校(竹北高中)(五)性別平等教育資源中心學校(光華女中)(六)生命教育資源中心學校(台中女中)(七)高中學生生涯輔導資源中心學校(屏東高中)(八)高職學生生涯輔導資源中心學校(秀水高工)(九)特教學生生涯與職業輔導資源中心學校(嘉義啟智學校)

 

伍、輔導工作化隱性為顯性

輔導工作如同默默運作的清潔淨化工程,只有在環境髒亂、地球暖化危機時,大家才會意識它的重要。而目前的社會環境,因性別、生命、人權、霸凌…等等問題事件層出不窮,已越來越引起大家對輔導工作的重視,因此我們要將自己變成綠能產業,經由輔導工作委員會、輔導會議,將輔導工作化隱性為顯性,讓學校不僅能瞭解輔導工作的內容,而且能體會輔導工作對學校事務發展的加乘作用。

 

輔導工作的影響是深遠且長效的,也許它的效果顯現比教務、學務工作緩慢,然不論是友善校園的營造、正向管教相關政策的推動、教訓輔三合一的執行、都奠基於輔導理念提供適宜的學習環境,培養學生自信、自動自發地快樂學習,引導學生發現自我正向能力,啟動學生在學習、行為表現上的加乘作用。高中職輔導人員以此為己任,期許彼此能立其位盡其事,有成效的推動輔導工作,因此,期盼教育部在重視教育規劃,推動各項教育輔導政策之時,能給學生輔導工作機會,建立高中職輔導工作單位與校園內各處室相同的角色定位和編制,讓輔導工作的推動能集中心力,更有力的協助友善、快樂學習校園環境的營造和推展。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