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4.小兒科住院醫師的生活 ─ 黃瑽寧
小兒科住院醫師的生活
黃瑽寧
我是一名小兒科醫師。今天我要跟各位介紹,要成為小兒科醫師必經的住院醫師生涯。

 

住院醫師是什麼?就是在台灣版的白色巨塔,日本版的白色巨塔,或是美國版的各種醫院影集,都可以發現其中一群雖然穿著驕傲的白袍,卻總是表現的十分唯唯諾諾,只能點頭稱是的角色,沒錯,那就是住院醫師了。

 

通常醫學生從學校畢業之後,必須進入專科的訓練,經歷住院醫師三年,或五年,甚至更久的磨練,才具備資格考專科執照。這三到五年地獄般的生活,應該是全台灣最操勞的工作之一,尤其是在四大科裡訓練的住院醫師(內科,外科,婦產科,以及小兒科)。

 

我在小兒科學妹的臉書上看到一句話讓我笑破肚皮,她是這樣寫的:「住院醫師其實也算是一種特種行業;每天一樣送往迎來,一樣要過夜,在點桌率高的時候(新病人不斷湧入),就算心酸,一樣要帶著微笑.....。」

 

讓我們試著模擬一下菜鳥住院醫師A,在醫院小兒科一天的生活。你早上六點鐘起床,刷牙洗臉,快馬加鞭坐捷運到醫院,要先把住院的病歷看過一遍,因為萬一有新的狀況,半夜病人出了事,一定要事先知道。曾經就有發生病人已經轉加護病房,住院醫師還跟主治醫師報告病情十分穩定之類的鬼話,非常的糗。

 

接著七點二十分晨會。今天由你負責報病歷,為了展現專業又不失謙和的氣質,最好先梳梳頭,剃剃牙,眼鏡擦亮。說話時口齒要清晰,條理要分明,別讓人看出你睡眠不足,頭腦缺氧,雙腳顫抖等等症狀。被問到不會回答的問題時,記得依然保持微笑,同時趕快用眼神跟學長姊求救。

 

晨會結束,收拾好心情,快步跟上主治醫師,開始巡房。巡房時要溫馴如鴿子,卻又靈巧如蛇,比如說跟到腿很長的那位主治醫師就要跟緊一點,遇到老教授則不可以衝過頭。如果主治醫師說了個冷笑話要幫忙哈哈大笑,但另一位喜歡嚇唬病人的醫師則要跟他一起皺眉搖頭。發燒幾度?抽血數據?回答必須簡單迅速確實。隨身要攜帶壓舌板,主治醫師手一伸,立刻迅速遞上,像剛出道的小弟幫黑道老大點煙一般敏捷。

 

好不容易每一個病房都巡視完畢,此時約莫已經十點鐘了,接著要開始執行醫囑,開藥,辦理病人出院。十二點趁空檔趕快扒兩口飯,因為新病人已經陸續從急診或門診入院。送往迎來,出院的病人笑逐顏開,你說「恭喜」,入院的家屬眉頭深鎖,你說「加油」。兩種情緒,不斷轉換,你沒有時間拍手鼓掌,也沒有時間擦乾眼淚。保留一點力氣,因為殺豬宰羊的時間就要到了,一隻一隻生病的小朋友被抓來打針,抽血,鬼哭神嚎此起彼落,「打完針就有貼紙喔!」你要同時扮演兇狠的劊子手,以及給予安慰的慈祥牧者,好像中世紀發贖罪券的神父一般。

 

隨著入院的小病人越來越多,你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撐著點,病歷都還沒寫哪!趕快搶一台沒人使用的電腦,手腦併用,十指狂敲,管他單字亂拼,文法錯誤,弄出一張病歷最重要。好不容易五點鐘了,可以下班了嗎?喔不,壞消息,今天你值班,必須睡在醫院!「只是換個床睡吧?」如果你這麼以為,那就真的外行了。小病人的家長白天上班,晚上趕來醫院,看孩子情況不對,當然找你詢問病情。除了擔任兒科病房唯一的夜間發言人之外,小孩半夜哭鬧,腹痛,睡不著,挫青屎,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救援投手只有一位,別懷疑,就是你。運氣不好的時候,病人半夜發生急救,沒把他救醒來,你也不准睡著。這個晚上,你可能連值班室都沒踏進去過,更別說躺下了。

 

東方泛起魚肚白,悲慘的一夜總算進入尾聲,二十四小時沒闔眼的你,終於可以休息了嗎?還沒還沒,新的一天才剛要開始呢!值班完隔天還是要上班的,你就再巡一次房,再陪一次笑臉,再辦一次出入院,再打一輪點滴,再寫一遍病歷…。時鐘轉了三圈,你的腦袋連續運轉了三十六個小時,回到家鞋子一脫,電視才剛打開,你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像一攤死肉。下次值班的日子是三天後,甚至是兩天後,你想都不敢想。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