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老爸的自白 ─ 賴以威
老爸的自白
台灣大學博士生 賴以威
中學生的職責就在於不斷地扭動自己青春的身軀與思緒於現在與未來之間。

 

這話乍聽之下有點奇怪,不過這的確是無數大人們會羨慕學生,甚至說出「當學生最幸福」這般酸溜溜言論的最主要原因。中學生明明是可憐的一個族群,每天得被迫在七點以前就起床,坐在一個小格子裡像飼料雞一樣不能動彈,不斷被塞入一點都不好吃的知識稻穀,大量的賀爾蒙無法發洩只好轉戰到臉上,化成一顆顆紅腫的青春痘警告隔壁班的女(男)同學不要寫情書過來。

 

除了囚犯之外,恐怕學生是最有資格喊出「不自由毋寧死」的人了。

 

這種身分究竟是幸福在哪裡,這些明明幾年前還當過學生的大叔(嬸)們,怎麼在一繳回學生證後就瞬間跳進了大人陣容裡,轉過頭來指責學生不懂得珍惜人生中最璀璨幸福光輝美滿的時光呢?

 

因為當他們卸下了一年得穿超過兩百天、每天長達十二小時以上的制服時,他們同時也失去了舞衣,無法再扭動於「現在」與「未來」,只能默默地被一堆生活上的瑣事給踢著屁股無奈地幹活,只能每天活在「現在」,而現在的另一個別名叫做「現實」。

 

未來的綽號則是「夢想」。

 

此刻還在校園裡的你們或許無法完全理解這番言論吧。或許可以試著想想,倘若今晚回家後在老爸老媽的茶杯裡滴下幾滴自白劑,然後以角色顛倒的語調柔和地問他們一句:「最近在公司怎麼樣呢?」

 

接著你們將會驚訝地發現眼前這位大叔(嬸)竟然滔滔不絕地開始對著你們訴苦:公司主管的刁難與部屬的不配合造成計畫進度落後;爺爺奶奶前陣子健康檢查發現老毛病又增加;房價一直漲電費繳費單還貼在冰箱上;好久沒有帶全家出去旅行但問題恐怕是孩子到底還想不想跟我旅行呢。

 

這些就是現實,一圈又一圈把人緊緊地綁在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照顧自己的未來。

 

「如果能回到學生時代的話,那我想當一隻章魚。」

 

抱怨完的大叔又喝一口眼前的茶,開始自我反省。

 

「章魚並不是指全身軟綿綿地趴在課桌椅上從第一節睡到第八節,而是能伸出八隻觸手廣泛地去接觸各種事物,可能多去幾個社團看看吉他社康輔社跟生研社到底哪個會更有趣,可能假日時跟朋友跳上公車火車捷運到郊外鬧區古蹟海邊探訪;沒有那麼多閒功夫的或高三了,或許可以在看電視時轉到比較不常看的旅遊頻道國家地理頻道甚至常看韓劇的就改看一下日劇;或許可以去補習班時變換座位偷偷觀察前後左右新鄰居;或許可以泡圖書館念書時偶爾繞到綜合閱覽室隨便挑一本書,撐在手上讓它自動打開好從最多人閱讀的章節看起;甚至可以在休息打電動時嘗試不同類型的遊戲或玩法而不是把一隻腳色練到九十九。」

 

這樣有什麼意義?

 

你帶著些許不滿的語氣,這可跟老爸平常清醒時只會要求你念書的說法不一樣。他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老媽不在旁邊,壓低了音量繼續說:「唯有當一隻章魚,才能受到最多的刺激,從而找出自己的興趣以及能力所在。 我們交了女男朋友後還是會常常走在路上不小心眼光飄到別人身上,會如同蘇格拉底寓言故事裡的柏拉圖一樣在名為愛情的森林裡不斷尋找,永遠覺得下一顆石頭會更好。可是對於自己的未來,我們似乎卻往往不那麼在意。你覺得老爸的工作再適合我不過,那是因為從你一生下來也只看過我幹這份工作或不斷在類似的公司中遷調。大學聯考後我把落點分析像命盤一樣一字不差地抄在志願卡上;出社會後我用刪去法把應徵公司縮減到一隻手數得完,再將履歷射出去像站在山谷邊等待誰先有回音就先去哪裡。我從前沒有考慮太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等到真正知道時也同時知道為時已晚。」

 

滔滔不絕的老爸頓了頓,到底你拿的是自白劑還是高粱酒此刻你也搞不清楚了,他繼續說:

「青春熱血的校園劇是偶像劇裡最受歡迎的一類。裡面的男主角為了打進一年一度的全國大賽賭上了人生的一切去奮鬥,女主角則手撐在護欄外面泛著淚光感動,順便換好球鞋隨時準備當下起大雨他在球場上昏厥時衝進去擁抱勸他不要太勉強。

 

『不行……我跟她約定好了……要帶她去甲子園。』

男主角連意識模糊到不知道身旁的人就是女主角,卻還掛念著要朝向理想與目標奮鬥,真是太感人了。

可惜這是錯誤觀念。

 

的確,我們看過許多成功的偉人在學生時期就很清楚自己的志向並放下一切勇往直前,但那樣的人是少數中的少數,更遑論多少人就算清楚自己的志向,卻遺憾地不是那萬中取一的武林奇才,所以無法在自己喜歡的路上順遂。

 

我們被偶像劇跟許多錯誤的觀念教育成學生時代不能當章魚而要當一條劍魚,要嘛專心唸書要嘛為了一件事情廢寢忘食才叫做燃燒青春。就算普遍價值倡導前者排斥後者,而叛逆期的青春少年則剛好相反,但以結果論來說兩者的不良影響卻是相同的。當某一件事大量地佔據了生活佔據了時間,其它事物就只能跟野口同學一樣蹲在角落,等到也過了許多年後某一天你無意間踢到才會發現。」

 

半小時後老爸醒來,你給他看剛剛用手機錄下的他的一切言論,跟他說你這周末要跟朋友去福隆。他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才像下定決心般繼續用不同於平常說教的口吻跟你說:

「我答應你。但是你要記得出去玩不光只是去海邊堆沙堡看比基尼辣妹或是衝浪,不光只是跟朋友嬉鬧然後帶著歡樂的心情疲憊的身體回來。你要用心去體驗這些你平常不太看到的大海沙灘貝殼或是火車上劃過窗外的一棟棟平房。如果你能做到這些,那我就答應你。」

 

你當然說你可以做到,不過隱約地你覺得這好像比考試考高分更難,申論題連題目是什麼都定義得不清不楚。

 

「另一個條件是成績要維持。當然,如果你真的是職業聯盟選秀會上的超級新人,在十五歲時就知道自己的志向與潛能並立志前往,那你就不用考慮這項要求。

 

不過當你有時間聽我說這番話並認真思考咀嚼其中涵義的同時,就已經多少證明了你還沒有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這不代表你是個平凡人,只表示你的特別之處還尚未被發掘。」

 

你早就預期會有這個條件,只是這麼露骨地聽見了你還是有些不開心。老爸看到你的反應笑了笑繼續說:「如同大人有一卡車的雜務像船錨一樣把我們卡著無法逐夢,學業也是你該去應對的現實課題,它不只是最直接的知識來源,更是訓練你制定計畫與實現目標的模擬環境。如果你嫌時間不夠那可以把功課表泡到水裡膨脹,不只列下周一到周五第一節到第八節,還包括了晚上五點到十一點以及周末,以每一小時到兩小時為單位的課程。你可以在那些課程裡列入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也能在事後回過頭來看看到底做過哪些事情。

 

或許你會覺得很煩,明明兵役都免除了,為何我在提倡多看多玩的同時卻還要你過著規律的日子。但你要知道效率是實現任何目標的根本,而制定計畫則是產生效率的不二法門。就算是畫出一幅又一幅超現實畫作的西班牙畫家米羅,他在作畫前也會調整自己過著簡單規律的生活,保持運動,然後等待難以捉摸的靈感降臨。

 

當你依照制定好的計畫行走時,你將可以親身體會一句名言:『計畫永遠是拿來打破的。』

 

就像不論怎麼準備考試還是很難保證考到一百分,因為永遠可能會有沒準備到的考題出現,生活裡也充滿了各種變數,有無數枚銅板在空氣中被拋起落下,人頭反面永遠不知道會是多少,而我們只是活在那千萬種變數中的某一種現實、某一次丟銅板的結果。可能老師忽然宣布加考科目所以你必須把當天晚上七點到九點的『上網』改成『準備力學小考』,也可能是你兩天後的考試提前準備好了所以可以將明天晚上的『準備拋物線小考』改成『打電動(練超過三級)』。

 

計畫真正的意義就像吊橋兩旁的繩索,只為了讓你不要偏離太多掉到山谷裡,過橋時如果戰戰兢兢地一直扶著繩索反而沒辦法專心欣賞沿路的風景。」

 

講完最後一番話後,老爸拍拍你起身去看報紙。

你回到自己房間,咀嚼剛剛的話,把參考書跟吉他琴譜撥開,拿出一張計算紙劃起方格,開始規畫自己的功課表。

最後這番場景,是坐在沙發上的老爸幻想呢?還是看完文章後的你正在做的事呢?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太好了。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