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0.Traveling with Myself 與自己相遇 ─ 耿婕容
Traveling with Myself 與自己相遇
頂極旅行社總經理 耿婕容
走過典雅的歐洲 穿越了漂浮在遠古與現代之間的地中海想要呼吸不一樣的陽光 去了峇里島享受夏日氣息為了承接令人不知所措的歷史文化 撫觸了古老的馬雅文明或者一次又一次的 重返純淨至極的極地走遍世界才發現 旅行其實就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已經數不清有過多少次的旅行。也同樣數不清有過多少次坐在機艙裡,等待著抵達,也等待著出發。望著窗外毫無分際的天空,頓時有一種時空錯置的荒謬感。所有的地標疆界,在這萬里之上的高空,全都失去依憑辨識的線索。就像被罩進半霧的玻璃瓶中,聽不清楚周圍的嘈雜聲,又彷若有耳鳴般的干擾,讓我的思緒朦朧起來。

 

「我在哪兒?」「家又在哪裡?」除了興奮莫名之外,往往在旅次中同時並存,只不過時浮時潛、時隱時現的不安的漂浮感,這時卻慢慢地自心中湧現。

 

「開頭,都是這樣的。」我輕聲地安慰自己。

 

一次又一次的穿梭在世界的不同角落,一次又一次的走過機場大廳,漸漸遺忘了每個抵達的目的,以及離開的原因。旅途中的孤獨與茫然,將我自現實中抽離;不安的漂浮感,讓我開始想家,也讓我幾乎忘了決定出發的那一刻,那滿溢的信心和堅定的決心,稀釋了那個正在漸漸變老的願望。

 

想要走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想要一一探訪這界線已逐漸消失的地球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留下遺憾,世界之大,正等待我們用一生去探索。然而在孤寂的時候,總會想起這句話:「凝固模糊的夢想需要自信,想實現它,就需要有舉起它的勇氣。」

 

於是,一次又一次的出發,帶著興奮期待的果敢,但夾雜著些許的軟弱寂寥。

 

走向世界的盡頭

年輕時,就愛上了旅行。只是,那時以為旅行的意義,是為了出發和追尋。

 

也許是為了一份激情與虛榮,飛到日本,在大街小巷穿梭搜刮面貌精緻的物品;也許是為了典藏奢華的幻想,努力踏遍整個歐洲,一探文化的生活的歷史的美學;也許是為了滿足年輕的好奇,穿越了漂浮在遠古與現代之間的地中海;也許是為了呼吸不一樣的陽光,去了印尼巴峇島享受夏日氣息;也許是為了承接令人不知所措的歷史文化,去了中美洲走看古老的馬雅文化……

 

這些旅程都美好得讓我精神奕奕,充滿期待。每當旅途結束,也都彷彿充電似的在臉上綻滿光澤。可是在準備起程回家、開始收拾行囊的那一刻,對於離去,卻都沒有太多的不捨。不是我很難滿足現狀,也不是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但就只是忍不住感受到心底彷彿有一塊空缺,那片空間,總是安靜地、隱然地在那裡。似乎沒有一趟旅程可以滿足它,沒有一趟旅程可以觸及它。就像是一種想把自己推到世界的盡頭,才得以紓緩的一種深層的渴望和悸動。

 

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想去一個最特別的地方!」這樣的呼喚不斷的在心底迴盪著。於是,我踏上了南極的旅程。而且在原先完全沒有想到的奇妙機緣下,我和極地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重逢相遇。

 

然後,這才開始體會到旅行的寓意:是藉由一種「漂流」的行動,在到達了某個目的地,結束了一趟旅程時,彷彿找到了、也認識了某個部分的自己。或者說,在透過這樣的「漂流」裡,找到了自己和這個世界,也許是空間上的、也許是時間上的新的連結。藉由旅行必定先由「離開」開始的特質,讓我們產生了一種「距離」感。這樣的距離可能是實際上存在的,也可能是抽象的、秘密的、心理層面的。而這種因距離而在旅行中形成的疏離感與陌生感,往往在我心裡創造出一種既美麗又失落、既迷戀又渴望逃離的「神聖空間」。這種難以名狀的複雜感受,其實才是推動我不斷往前、一個又一個旅程、不斷上路的秘密。

 

最終,因為南極,我終於了解,旅行的意義,其實不在出發,而是回歸;不是外在的追尋,而是向內的探索。它像是一種個人歸屬感的追尋。旅行,其實是讓我們找到回家的路。

 

不是逃避,而是真正地看見自己

每當要去南極前,朋友總對我說:「你又要離開了!」但我卻覺得,旅行不見得是「離開」,而是一種「逃脫」,逃脫現實生活中的一切,逃脫制式化的生活,逃脫沉重的身分地位,逃脫別人為你設定的遊戲規則。但這不是逃避嗎?我不認為。逃避是視而不見,處於被動,而逃脫是當著對方的面轉身離去,主動選擇,在於你夠不夠豁達、夠不夠勇敢,跳脫時空的枷鎖,擁有自己的時空。

 

脫離了一切紛擾後,我們終於可以只為自己而活,可以喜歡自己喜歡的,厭惡自己厭惡的,不必刻意地討好任何人,不必偽裝地戴上面具。或許在旅途中,難免會感到孤獨,但這種孤獨感卻更能突顯自我的存在。在南極旅遊時,老外常問我:「Travel alone?」我總回答:「No. I travel with myself.」我和我自己一起旅行,更能透過沉澱,了解自己、認識自己,以及不斷追尋「自我存在價值為何?」

 

旅程不再只是景點的佇足觀賞,而是自我的蛻變成長。

 

相遇的起點

1997年秋天,我剛參加完NYU 的課程,也順利獲得 Travel Counselor 的證書。然後在機緣巧合下,隔年冬天,不但能夠有幸一探南極,更和一群極地的專業人士,搭乘科學研究船,輕巧地沿著南極半島西側及附近的海峽航行,在列島中選擇性的登陸,一舉窺盡南極最令人嚮往的代表景點。如今回想起來,一切的一切都恍若夢境,我彷彿踏著老天爺幫我鋪好的路,迎向歷史的南極,同時也航向自己的夢想。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