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7.我像女生也很好 ─ 劉威成
我像女生也很好-寫給女性化特質男學生的老師們
社會工作師 劉威成
A生,國中男學生,身型柔弱,自小時候就常跟女生玩著跳房子、跳繩、扮家家酒等遊戲,不愛激烈的籃球、躲避球、棒球運動,講話動作輕柔溫和,有禮貌不罵髒話,情感豐富,善解人意、思慮細膩,功課雖非頂尖,卻是個負責認真的孩子。在老師眼中,他不是個麻煩的學生,卻總是有男學生喜歡嘲笑他的動作太「娘」,聲音像女生,說他「不正常」、「變態」......

 

以上文字是典型女性化特質男學生之描述,是筆者依據自己的成長經驗、接觸的人際關係所做綜合性陳述,相信是許多女性化特質男學生的寫照,這樣的議題在筆者到各級學校演講性別相關主題時,經常有老師提問。面對性別舉止不同於傳統男生的學生,著實讓老師們感到困惑!甚至因其所受到的人際孤立或同儕霸凌現象倍覺困擾!然而,霸凌行為及人際孤立現象若不加以處理,將愈演愈烈成為嚴重的懼學問題,甚至有輕生念頭或造成其他不幸事件。民國八十九年發生在屏東縣高樹鄉的葉永鋕不幸事件,即是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受到性別霸凌的冰山一角。

 

我們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天性就有不同的特質,身上都有或多或少比例的女性特質與男性特質,當然有些特質不容易歸類,此處僅單純以女性特質與男性特質來討論。當女性特質多於男性特質時,即為女性化,反之,是為男性化,這不代表是男性化就沒有女性特質,也不代表是女性化就沒有男性特質,只是相對比例的多寡消長。無論是男性化或女性化都是自然而然的表現行為,不是非黑即白的,我們之所以把男性化與女性化跟生理性別劃上必然等號,主要是社會期待的影響。女性化的男性最會被質疑耳語及嘲笑欺負,乃是因為他們沒有符合陽剛的期待,反而跨越到溫柔的園地。實務經驗中可得知,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因其樣貌、言行、舉止違背傳統男子氣慨,經常是校園中被霸凌、孤立的對象,顯露不同形式程度的人際困擾,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究竟要以何種有效且正確的態度面對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呢?筆者認為可以有以下的態度與作法:

 

一、在態度方面

    (一) 覺察與重視自己的感受

    筆者認為老師在校園中處理性或性別相關的事件時,第一要務就是「覺察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真實的反應,它代表我們對此一事件的過去經驗,以及經驗帶給我們的影響;感受本身也會影響我們的處理態度與方法。例如:老師若對於學生詢問性問題時產生莫名的厭惡感,這股莫名厭惡感雖屬於老師個人的,但卻會在回答互動時表露出來,進而影響學生。特別是長期成長於男強女弱主流框架下的我們,更要覺察自己對於性別的偏見將如何影響我們處理性議題的態度及方式。

     

    這是處理性議題時最基本卻是最重要的思考,許多老師不僅忽略這層基本功,甚至認為自己已經參與很多研習,絕對很能接受性議題的多元性,不會有性別遍見的......。殊不知一個真正開放包容多元的人是不會主動宣稱自己很有接受度,而是不斷地在生活中、教學中覺察自己的所作所為,經常反思與調整,因為當老師自滿時,不就是自己的限制了嗎?!再者參與很多研習跟在生活中落實性別平等不是必然的等號!

     

    老師的一言一行看在學生眼中都是有影響力的,如果老師發現對於接納多元性別特質有限制,那麼在與學生互動時,更要留意言行之中是否複製了性別偏見造成二次傷害。例如對男學生說:「不要那麼柔弱,像女生似的不好……。」這樣的說法未能尊重學生的個別性,只是再次否定學生。教師若自覺無法協助之,在校內可尋求輔導老師的協助,在校外可諮詢相關專業單位,例如:杏陵性諮商中心。
    (二) 把握機會教育窺探更核心的問題

    老師對於女性化特質男同學受到霸凌時,充耳不聞或視而不見的作法是不對的,老師的主動介入可利用上課時間、輔導活動課、班會引導同儕思索討論性別偏見,甚至融入教學,鬆動性別偏見,協助學生認識多元性別特質,學習尊重,做個剛柔並濟的新世代。

     

    根據經驗顯示,班級的霸凌事件反應出班級團體的結構狀態,被霸凌者為弱勢者,霸凌者乃擁有相對權力去攻擊他人,但霸凌者背後極可能有更大的結構問題,例如受制於他人控制、威脅等,故不得不藉由霸凌更弱小者來獲取所需要的金錢或權力,女性化特質男學生自然成為代罪羔羊,是最明顯的攻擊目標。因此一個看似簡單的霸凌事件可能背後有更大的問題存在,老師若坐視不管,只會演變成更嚴重的問題。學校應有團隊共同來處理此事,例如:導師、任課老師、輔導老師、家長、教官、學校社工師等。

     

    再者,在男孩的世界,霸凌別人就可以避免自己被別人霸凌,欺負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就是過度否認自己的女性特質,藉由霸凌弱小者來鞏固自己男性特質的地位,證明自己有男子氣慨。筆者認為證明自己有男子氣慨並非絕對不好,只是不應該用霸凌等暴力手段來表達,利用別人的權益受損來證明自己很男人也是不對的。這種過度認同男性特質,不願接納自己有女性特質的現象是一個核心的社會問題,被霸凌者若也認同此舉,採行以暴制暴,將形成永無止境的循環。將來學生離開校園踏入社會,暴力事件將更加嚴重。
    (三) 正向支持的回饋與肯定

    雖然老師無法全面防範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在生活中不因行為舉止受到性別偏見,但老師若能正面肯定女性化特質男學生,絕對是有幫助的,更甚者找到願意與該生友好相處的同儕,這樣的正向肯定支持是可以發揮效用的,而不致於因為部分同儕的性別偏見全盤抹煞。我將接納比喻為水,學生的心就像一顆種子,有了水的灌溉,學生的心田就會慢慢長出秧苗,長出力量,不致於因為部分同儕的性別偏見而產生對自我的否定與懷疑。

     

    因此,面對女性化特質男學生,若要求其調整成社會期待的模樣,那只是削足適履。以筆者跟青少年工作的經驗而言,處在這種外表像大人,尋求被認可的信任,內心卻還在長大,學習分寸又經常出錯的尷尬時期,青少年的苦悶幾乎是必經的過程。不過,這時若有人能持續提供支持接納的氣氛,就可有助於青少年渡過這個苦悶的時期,邁向成熟與自我認同之路。在筆者服務過的青少年之中,有人寄情詩歌、創作、舞蹈、運動、信仰等,都是進一步將自己內在的苦悶作另一番昇華,讓青少年時期不再是黑白世界,這樣的支持接納就是一種被懂得的療癒力量。

     

    支持與接納並非只是溫情喊話與慰藉,也不是沒有人霸凌就沒事,而是能對學生的女性化特質有所肯定,並且鼓勵其發展所喜愛之事物,即使學生的興趣在社會行業中是多由女性而少有男性來擔任的行業,依然要視學生的差異性加以鼓勵。名揚國際的服裝設計師吳季剛就是一例,吳季剛小時候偏好洋娃娃等女生喜歡的遊戲行為,家人很清楚他待在台灣發展有限,於是將他送至加拿大、美國等地接受教育,並且鼓勵其發展所喜愛的服裝設計領域,正因為家人不只是正向支持之,還鼓勵他發展興趣,有著家人一路愛的相伴,吳季剛今日方能在服裝界大放異彩。此例不僅凸顯接納的重要性,相信也可以激勵許多女性化特質男學生。作為老師的我們藉由身體力行接納支持,鼓勵學生有不同的發展,這樣改變才能如滾雪球般產生。

二、在作法方面

    (一) 提醒學生自我覺察與自我建設

    老師可先了解女性化特質男學生對自己的看法,是否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女性化特質?根據經驗顯示,學生通常不會難以接納自己,真正的困擾來自於他人的霸凌行為所帶來的自我懷疑,因此老師可以提醒學生要自我肯定,相信自己沒有錯,運用正向思考,增加學生對自己特質的欣賞。當然也可以與學生討論未來面對他人質疑或嘲笑可以有的反應作為,從經驗中學習,減少衝擊。若學生認知能力足夠,還可以探討社會文化的結構問題,將問題置於社會脈絡下探討,將有助於學生了解未來的挑戰及需要學習的自我肯定能力、辨識友善同儕能力、求救自保能力。

    (二) 同步進行班級輔導

    一如前述,此現象有其社會文化的結構性問題,故除學生個人工作之外,同步進行班級輔導亦是重要的措施,老師可以自己或邀請具有性別平等觀念的輔導老師、心理師、社工師等,進行入班宣導。鬆動學生「男要陽剛、女要陰柔」的性別偏見。惟有讓學生有機會動腦思考平日習以為常的社會新聞、歷史故事、生活細節、平日互動,這樣性別偏見才有鬆動的可能,而當認知改變了,行為也會有所不同。這就是新的知識本身所帶來的力量與改變。此外,指出突破既有性別偏見的楷模人物,例如:女軍官、吳季剛……等等,是可以樹立不同的性別特質典範,若此等人物討論經常出現於學生平日的課堂生活中,日久便能習慣各類不同性別特質的展現。相關教案或資訊可進一步參考後附的延伸閱讀。

    (三) 友善同儕力量之建立

    青少年的同儕影響力遠遠大於一切,在一般情況下,很少有學生受到所有同學的喜愛,反之,很少有學生受到所有人的排擠。建立友善同儕的力量是可以為女性化特質男學生找到支持的資源,通常以女同學較能夠也願意跟女性化特質男學生親近與相處,筆者相信藉由前述的性別偏見破除,男同學也會有機會放下自己對女性特質的恐懼,進而尊重他人的多樣性,形成良好互動。女性化特質男學生要學習辨識友善同學,產生正向的友誼經驗,藉良性友誼循環逐步取代不良人際互動。

 

結語

最後,需要提醒的是,在實務上許多老師會質疑這樣的學生是不是同志呢?甚至老師的擔心是怕自己若接納支持學生這樣的表現,會不會「誤導」學生成為同志呢?事實上,這並不是面對女性化特質男學生的重點,任何人不管是否為同志,都有權利在學校過著安全無霸凌的學習環境。在筆者所認識的同志朋友跟異性戀一樣,有各種不同的性別特質展現,早已超越陽剛與陰柔兩個極端的選項。相信老師在校若有適當正確的態度,實際協助的多元作法自然可以在課堂中、校園中多元發揮。

 

延伸閱讀

楊佳羚(2002)。性別教育大補帖(上)—教師基礎觀念大挑戰。台北:女書文化。楊佳羚(2002)。性別教育大補帖(下)-學生活動作業百寶箱。台北:女書文化。臺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2006)。擁抱玫瑰少年。台北:女書文化。 DePaola, T. (2001). 奧立佛是個娘娘腔(余治瑩譯)。台北:三之三文化。(原作出版於1979) Zolotow, C. (1998). 威廉的洋娃娃(楊清芬譯)。台北:遠流。(原作出版於1972)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