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令人幸福的焦點解決短期治療
令人幸福的焦點解決短期治療
靜修女中 黃瓊儀
第一次接觸焦點解決短期治療是在大四的時候,記憶中它不是諮商學派中老師必教的課程,但它越來越熱門,聽起來好像是這個世代重要的新興學派,因此有位老師在上課時便利用幾節課,略提了這個學派,還買了第一本焦點的書「學校輔導中的焦點解決短期諮商」,看了之後覺得有些技巧還不錯,但同時也覺得怪怪的,不懂為何要問牆壁上的壁虎會怎麼看自己,心想,我又不是壁虎,我怎麼知道,一方面覺得好笑,一方面又覺得對於一個新手而言,能有些具體的技巧,像量尺問句、讚美、例外問句等,似乎可以在不知道該問個案什麼的時候,拿來用一用,感覺是個實用的治療方式,而且是短期的,就更吸引人了。

畢業、工作後,發現台北許多學校都在辦理焦點相關的研習,我遇到了帶我進入焦點解決短期治療的啟蒙老師,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老師,洪莉竹老師,由某校邀請他以每週三小時,為期四週的時間來介紹焦點解決短期治療,除了演講外、技巧的演練,還請了某一國小老師現身說法,分享他學習焦點之後面對學生的轉變,研習尾聲,老師告訴我們這個學派最重要的不是那些好用的技巧,而是背後的精神,過程中老師示範了許多正向解讀學生的偏差行為的例子,這些讓我嘖嘖稱奇,怎麼能夠這樣去思考一件看起來偏差的行為,這樣算不算是硬ㄠ呢?舉例來說,當有學生嗆老師,可能可以說是學生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的天啊,是這樣嗎?會不會是我誤會了其中的道理呢?然而,隨著老師不斷敘說舉例,我漸漸了解、接納,同時也發現自己有多麼愛找問題、找原因,看負面行為、討論負面情緒,我怎麼會這麼悲觀啊!

研習結束,我立即回去運用在學生身上,但一個學派的深入和內化沒有這麼容易,隨著時間的過去,自然對焦點就漸行漸遠,直到和中壢、桃園一群熱愛焦點的老師們,參加師大心輔系許為素老師的工作坊,以及之後每個月一次的督導,內容有個案研討、技巧演練、讀書會、現場演練等,幾年下來以一種長期浸泡的方式,不斷潛移默化,除了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學習,運用在個諮上,遇上疑難雜症,亦能隨時提出來詢問和討論,這個資源真的太棒了!至今我仍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與一群同好,隨著大師不斷成長。

漸漸的,沒想到焦點的精神已在我內在生根發芽,有次和同事討論行政工作時,彼此間難免有些抱怨,我忘了當時的內容是什麼,依稀記得我說「至少沒有更差啊」,同事回我說我好焦點喔,我才驚覺原來我已不知不覺把焦點的精神和說話方式內化到自己身上了,後來觀察自己,發現自己真的蠻常講,至少沒有…,至少還有…,我變樂觀了,看待事情的角度變正向了,這讓我感到驚喜,從小受媽媽影響,想法總是比較負面,考試卷只看錯的,事情只看沒做好的,上課的時候只看到不聽話的學生,連回饋問卷只在意批評的聲音……,然而現在的我,卻能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能有這樣的改變,我真的很開心,原來,我也可以這麼陽光啊!

在助人工作上的幫助當然是無庸置疑的,即便現在面對學生時,我還擺脫不了「對症下藥」的模式,但總會有個聲音出現,「正面的力量才有療癒的契機」,提醒自己不要一直找問題,反而協助個案找到站起來的力量,運用自身的資源,尋求解決困擾的方式,諮商不一定要淚水和悲情,其實可以充滿希望和賦能!就連現在身邊有些朋友也表示喜歡跟我談事情,因為她們覺得跟我講話時,能感染我正面的能量,談完心情會變好,即使有時只是單純的閒聊。

現在我常覺得自己很幸福,雖然我不是很富有,但至少我三餐溫飽,雖然我不是大美女,但至少我五官完整、四肢正常,雖然我的工作繁忙,但至少我有工作,能夠貢獻我的心力,雖然我…,學習焦點解決短期治療讓我整個人生觀也轉變了,工作一樣在做,事件一樣在發生,但只要正面看待,就不會陷入低潮和死巷,生活因此變的較輕鬆快活,我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也期待更多的人與焦點結緣,幫助自己,也嘉惠他人。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