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我和焦點的小故事
我和焦點的小故事
平鎮高中范美珍

緣起

焦點解決的諮商取向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在我的專業養成教育中不曾接觸過,也沒有聽說過。一直到90年左右,才聽輔導夥伴說焦點解決取向是後現代主義中與敘事治療並駕齊驅的派別。因著一種趕流行的心態,我買了「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來看,而我對焦點解決取向的了解就僅止於此了。94年暑假拜中壢高中之賜,在中原大學舉辦了兩天的焦點解決取向工作坊,我衝著主講者是維素老師,報名參加了這個工作坊。老實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並不是我對焦點解決有興趣,而是因為維素老師是我很敬重的學姐(註1),也是我在專業工作上的楷模,我只是很想見到她而已。

火花

在那兩天的工作坊中,我彷彿看見了學校輔導工作的新曙光,焦點解決取向的立論基礎與談話技巧,讓我在用10幾年前學的東西工作了10幾年後感到匱乏之虞,有一種輸入新血重新充滿能量的感覺,點燃了想要投入學習的火花。於是,只要有關焦點解決的研習,我就盡量排開事情去參加。94年10月起我接著參加中壢高中邀請維素老師每月帶領一次的桃園區高中職輔導教師焦點解決取向的團體督導,迄今已邁入第6年;另95年也參加了由中壢高中再次與中原大學合辦的兩天焦點解決取向進階工作坊,同年維素老師邀請了Insoo老師到台灣主持的四天初階、進階工作坊,我也去參加了,有幸親臨大師的風範,令人終生難忘,遺憾的是Insoo老師在隔年便不幸過世,但她為我們開闢了一條可長可久的道路,引領著我們繼續前進;另外也邀請了我們的好友史莊敬心理師,穿插其中為我們補習;同時透過讀書會,大家一起閱讀討論了國內有關焦點解決取向的各種書籍。老實說,我不是個很精進的學生,但是這種浸泡式的被動學習,好像也讓自己泡出了一點焦點解決取向的味道(心虛中…)。

活水

就這樣,我也開始在自己的工作中放進焦點解決的精神,舉凡和學生晤談,提供導師、家長諮詢服務等,創造合作的關係、善用正向的眼光與讚美…,往往都可收到不錯的成效,最重要的是我自己找到了著力點,不再與陷入困境的案主一起坐困愁城。此外,我也開始學習用焦點解決的精神過日子,把焦點放在如何解決問題而非追究問題所在的觀點,緩解了我和孩子相處時產生的爆發性情緒;在婚姻關係失衡時,正向的眼光與例外的思考方式,幫我找回了平衡感;當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發生時,我用因應問句與評量問句幫自己找到正向的力量和資源。因此,焦點解決取向成為我在工作上及生活上的源頭活水。

結語

99年台灣焦點解決中心在國立中壢高中成立,或許我們這群熱愛焦點解決的高中職輔導老師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我們深切自我期許將好東西和輔導工作夥伴分享,秉持著這樣單純的出發點,希望能透過焦點解決的精神讓我們的校園充滿正向的關懷,讓我們的人際互動更友善,讓善的能量在彼此間流動。

註1:筆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81級,許維素教授為同系79級,是筆者所景仰的學姐。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