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焦點解決諮商與我的小故事
焦點解決諮商與我的小故事
史莊敬
初次接觸

在我念大學時,就發現從事助人工作是吸引我的,於是選修了許多諮商與臨床的課程,也到醫院實習,並擔任義務張老師。退伍後,我便投入助人工作領域,用我學習的心理學知能幫助他人。

然而,我很快地發現在個案工作中,經常出現停滯不前的情況;在接受督導時,我也不太能回答督導的問題;晤談時常有挫折與焦慮…正當我不太知道可以怎麼解套時,上天便拋了一個機會讓我認識焦點解決諮商(以下稱SFT)。

SFT對人的相信是很正向的,始終認為當事人是解決自己困擾的專家;對助人者的要求是很高,對當事人則是非常尊重;它是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實務工作者,從助人的實務中、由下而上(bottom-up)式的,把相關的哲學觀、對人的看法、有意義的問句等累積起來,絕非空中閣樓似的難以接近;對於心理評估與衡鑑,有著更靠近人性積極面的思維。

彼時的我,對助人工作有太多困惑,也發現許多不平之現象,讓我常感到茫然。而迷人的SFT一出現,對我而言,不啻為一道活水,澆灌了煩躁乾渴的心,也安頓了想助人卻苦無有緣、務實的方法。

碩班時期

進碩士班唸書時,我帶著對SFT粗淺的認識,以及想要做關於SFT和團體諮商的論文的想法。只要是有實務工作的機會,不論是期中實習,還是全職實習,我儘可能地將SFT運用在個別晤談或團體諮商中。

爲完成SFT團體的論文,探究國內外文獻及自己的團體經驗裡,發現SFT對團體進行是很有幫助的。於是在指導教授協助下,我們有了新的思維,將SFT團體做了不同於當時一些國內團體諮商或團體輔導的設計,且以質性研究的方式,探討SFT團體的效果與療效因素。過程中雖付出許多艱困的代價,但卻獲得許多寶貴的經驗,讓我更加信任SFT是我在實務工作上重要的得力助手。這段在辛苦的日子走過後、來到畢業時刻,幫助我可以左手持畢業證書,右手握著一套有著務實思維與務實作法的助人方法的,就是SFT。

實務工作的挑戰

「畢業後,才是忙碌的開始」指導老師曾這樣說,實際狀況確實如此。爲了讓自己有較多實務工作的機會,我選擇自由工作的方式。這段工作經驗裡,我持續地忙著運用SFT與當事人合作,同時也繼續印證理論,修正自己的作法。

工作裡,我遇到想要與同學要好的、受到主要照顧者忽略的兒童;受到家暴與性侵之苦的、不想要上學或回家的少年少女;苦於親子關係疏離的母親;像在洗三溫暖的伴侶關係…SFT提醒我以尊重的態度,聆聽當事人的故事與渴望,陪伴當事人朝向可能實現的目標前進。

許多處在不同困境的當事人,他們的生活是充滿挑戰與不容易的。SFT支持著我貼近當事人的需要,想辦法看到他們的堅毅與了不起;SFT也支持著我在感動、挫敗之中,仍然能抹乾眼淚、平復情緒後,慢慢地、穩定地往前走下去。

未來的未來

在未可知的將來,仍有許多挑戰等著我去面對,我相信SFT仍是一項重要的依靠。我相信它會持續地在我的工作裡發揮力量,如同我相信當事人雖處於困苦裡,仍有向上、努力存活的勇氣!而許多我認識與不認識的助人者,也將持續地受到SFT的幫助,並以不同的方式澆灌SFT使它繼續成長。

最後我有個小小的想法:有緣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若您本就是SFT的實務工作者或研究者,邀請您繼續加油,有機會交換心得;若您還不是SFT的實務工作者或研究者,邀請您有機會嘗試看看,或許也能感受SFT與眾不同的魅力喔!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