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焦點解決與我
焦點解決與我
楊梅高中 陳秀如
1999年,我還是個新手輔導老師,在諮商室裡與學生談話,用的是熱情與基本同理心,對於需要支持的學生來說,在情緒上獲得抒解,面對某些學生卻有著停滯不前的挫折感。有感於此,跟著小紅帽、大雄、雅雯一起開始接受清泉老師的團體督導,開啟了學習焦點解決諮商取向的一扇窗,也開始跳脫以往分析問題的框框,展開正向改變與解決之道的視野。當我帶著正向眼光,更容易著眼於學生的努力,為他們帶來掌聲,同時也自我滋養;當我們往解決之道前進,一起為生命找到另一個可行的出口。

2005年至今,跟桃園區的輔導夥伴們每個月接受維素老師的督導(真的非常感謝中壢高中的輔導團隊和維素老師,五年多來對我們不離不棄!!),再次浸泡在焦點解決的思維中,我深刻地領略語言的藝術帶來的力量,尤其在當事人處於生命幽谷無力支撐下去的狀況下,如何用精煉的文字重新再架構來深刻同理,同時加上因應問句拉當事人一把,幫助當事人看見自己的決心與努力,這樣強有力的佳言美句常在督導時出現,只見大夥兒一片寂靜振筆疾書抄下這些好句子,企圖在自己的諮商工作中稍做轉換派上用場。有力道的引導,在於進入當事人的生命軌跡和邏輯意念中,在這些年中,我勉勵自己更努力地退到一個未知的位置,聽懂當事人渴望與脈絡,在他生命的亮點稍作停留,避免不自覺地幫當事人選一條自以為是的路前進。

2006年8月,有幸參加Insoo Kim Berg來台灣帶領的訓練工作坊,剛開始是抱著見識大師風采的心情參加,想不到Insoo老師非常平易近人,笑談間看似暖場的寒喧,已經自然地融入了許多重要的焦點解決取向的概念,「當事人是問題的專家」在Insoo老師的示範中展現得淋漓盡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Insoo老師提到一個中斷循環模式的案例:她注意到一位飽受A同學欺負的孩子講到參觀動物園的經驗眉飛色舞,Insoo請這個孩子在一週內挑三次做個小實驗,看到A同學的時候在內心想像一隻大象從天而降正好掉到A同學的頭上,這樣的想像使得孩子遇到A同學時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代替了以往的害怕的表情,成功地避免被A同學欺負。如此融入當事人的生命脈絡又充滿創意的家庭作業令我佩服……。

對我來說,焦點解決取向沒有艱深的理論,境界卻很深,參與愈多,愈能領略其中的美麗與感動。

我期許自己不只是輔導工作者,更是希望的創造者,帶著焦點解決的正向目光、語言的力道與充滿創意,繼續前行。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