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小茱與焦點解決短期諮商的關係
欣賞生命之旅—與焦點解決諮商結緣
新生醫專心理諮商中心主任 黃小玲

一、與焦點解決諮商的相遇

1997年,我還在中原大學心理系當助教時,由陳清泉老師引領我進入焦點解決短期諮商,從旁聽課程、參加讀書會、到諮商演練,讓當時一心想踏入學校輔導工作,又擔心自己無法勝任而怯步的我,有勇氣邁開第一步,進到新生醫專(當年是新生醫校)。

1998年,初生之犢不畏虎,進到新生醫校後,我帶著滿腔的助人熱忱,接觸到各種類型的個案,還好,當時有清泉老師當後盾,提供每週一次的定期團體督導。在團督中,不只清泉老師是我們的支柱,其他夥伴也是很好的支持,不然,以當時的個案量及個案類型的多元,我應該會很快的耗竭,而變成輔導工作的逃兵。回想當年,我覺得自己何其幸運,能遇到清泉老師,並與焦點解決諮商相遇。

後來,清泉老師到南部任教,而由維素老師接棒。維素老師的培訓對象不僅僅是我們原來的四、五人,而是擴大培訓桃園區對焦點解決有熱忱的高中職輔導老師,歷經五年的團體督導,我們這個團隊在中壢高中輔導室的用心經營,及維素老師的耐心指導與專業帶領下,越來越能相互支持與合作,而形成一個很棒的焦點解決專業成長與輔導工作推動的支持團隊。很幸運的,我能一直參與其中,接受維素老師與輔導夥伴們的滋養。

二、焦點解決諮商對我的幫助

回顧這十幾年來,有焦點解決諮商的陪伴,對我的影響到底為何?整體而言,它讓我更懂得欣賞生命,不管是欣賞自己或他人;它讓我看到生命的韌性,相信每個人都是處理自己困境的專家。我簡單就幾個向度分享我的體驗,如下:

(一)諮商專業上

焦點解決似乎是個容易上手的諮商取向,那是一開始我的感覺,然而越接觸與了解之後,越發現自己的膚淺與不足,原來啊!要把焦點解決的信念、技巧與諮商師個人的特質、生命經驗與信念整合,然後巧妙的用在諮商上面,是如此的困難!我原以為焦點解決是「知易行易」,實際運用後發現「知易行難」,再進一步接觸後,覺得「知難行難」,很多看似簡單的問話,卻包含很深的焦點精神與意涵,所以,我自己真的要再接再厲!

(二)行政工作上

兼任行政工作,有許多初級與二級預防的心理衛生工作要推展,對內,要處理與協調諮商中心內部工作;對外,要與其他處室有許多的溝通協調,也常常需面對教師與家長的諮詢工作。焦點解決對我的幫助是,能夠用「正向的眼光」看待自己與他人的特質與業務推展,並提供相關諮詢,所以,平常即能跟導師和各處室建立合作關係,待有突發狀況時,能保持理性的頭腦,動員平常就建立好的校內外資源網絡,找出因應之道。

(三)教學活動上

帶著欣賞的眼光看學生,每個孩子都既獨特又可愛。去年,我被分配到去上一個讓老師們「望之卻步」的班級,一開始上課,學生姍姍來遲,遲到的過半數,在教室的不是睡覺、就是講話、玩手機等,完全沒有準備要上課的樣子,我一方面欣賞他們不想上課的快樂,一方面開始要求他們上課規則,達不到上課要求,我照樣會扣分,但無損於我對他們的欣賞。一學期下來,這兩個班的孩子越表現越好,令大家刮目相看,我發現啊!你把他們當壞孩子,他們就越故意表現壞,你欣賞他們,他們也就越做越好,越令人欣賞。

(四)論文寫作上

我的論文是「愛的力量—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在自我敘說的過程中,回顧過去的種種生活經驗,多了正向欣賞自己生命的眼光;在遇到書寫的瓶頸時,我總會相信困難一定能突破,而努力尋求解決之道。當時,維素老師每個月一次的團體督導,就是一再的強化我對生命的相信,對自己的相信。

(五)日常生活上

焦點解決諮商,不僅僅是一個諮商取向,更像是一種生活哲學,讓我看待自己與別人,都多了一份欣賞的眼光。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當我遇到生活困境時,總會努力「找例外」,從例外中找「因應方式」,相信「小改變能引發大改變」,相信事情會有轉機,這樣的相信,讓自己有行動力去為困境找到解決之道。

三、小結

回顧以前的自己,超容易覺得「自己不夠好」,不管怎麼認真與努力,總還是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不斷的要求自己要更努力,不容許自己休息!接觸焦點解決短期諮商的人性觀與諮商取向,是全面性的影響我個人、及我與周圍的環境,它讓我看待生命與事情的眼光更正向與樂觀,讓我能欣賞自己的優點與接納自己的不足,讓我能欣賞周圍每一個獨特又不完美的人,而不斷的與別人結善緣。我好開心自己學輔導,更高興能認識這麼多學諮商輔導的老師、夥伴或朋友,而讓自己在助人工作上一點也不孤單,因為自己的周圍充滿愛與資源—焦點解決的夥伴們—我愛你們。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