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網站導覽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從焦點看到了生命的力與美
從焦點看到了生命的力與美
振聲高中 李欣樺
談起焦點的小故事,腦中會想起好多的片段,心裡想著要如何將這些小片段整理成一篇動容的故事,想著想著發現原來焦點已經不知不覺得陪我走過了一段人生。

大學讀了四年的心理學,研究所好像也就這樣順其自然的繼續念下去,研究所時期想著未來的規劃,抱著多一張證照多一個保障的心態,進修了教育學程,直到學分修畢要進入教育現場實習時,才發現浸潤在心理學領域數十個寒暑,頂著心理學研究生頭銜的我,對於所謂的輔導諮商專業還真是乏善可陳,硬著頭皮將所學的一點皮毛背起走上戰場,才發現自己就像是個身穿迷彩頭戴鋼盔,但卻手無寸鐵的士兵,站在角落面對滿天風沙的戰場,不知如何是好。

實習的那一年,在一次的研習會中接觸了焦點解決短期諮商的課程,在好友的介紹下買了兩本焦點解決的書硬K了起來,依稀記得讀完時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這個諮商理論怎麼可以這麼平易近人,完全沒有艱深專業理論的厚重,也沒有可以拿出來嚇唬人的架勢!但也因為焦點這樣的和藹可親,讓我沒有被嚇跑,繼續的想要瞭解他的奧秘。2004年很幸運有機會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參加了中壢高中的焦點解決取向團體督導,在伙伴們互相激勵的讀書會中,在每一個個案研討的機會裡,在許維素老師的指導與提醒下,讓我漸漸感受到焦點的魅力,這個看似輕言兩語帶過的諮商技巧,背後確有著深深令人感動的信念與價值,而且越接觸焦點越發現他不僅僅是一種在諮商中使用的技術,它更漸漸的影響了我的生活、我的價值、甚至我的人生觀。

我的父母親對於孩子們的成長給予很關廣的空間,很足夠的養分,但是也有一定程度的要求與期望,求學的過程中我們總是戰戰兢兢的交出每一張成績單,但父母親總覺得我們可以更好。這樣的信念在我的成長路上總是緊緊跟隨,對於自己,總覺得做的不夠多不夠好;對於周遭的人、事、物,也是嚴峻的審視,犀利的批判,這似乎已經成為了我的一種生存型態及本能,眼光總是放的高高的、遠遠的,然後努力衝刺。這樣的個性讓我在一開始接觸焦點時面臨了很大的衝擊,讓我最痛苦的就是要放下所有的批判,停下腳步去尋找那一點點的正向小光點,這對我來說真的好難,我總是在讚美前就以先想好的一連串的問題與建議,但又要努力的克制、壓抑逼自己停下來。但是這樣的訓練對我來說又好有吸引力,也許正因為我也渴望這樣被對待吧!在一次次的挫敗又一次次的練習中,在許維素老師的鼓勵及讚美中,在伙伴的互相的加油打氣中,在這樣溫暖又包容的焦點團體裡,我漸漸的脫下那身渾身是刺的防衛,鬆開了緊握的拳頭,也閉上了充滿批判的眼光,我重新去看待自己的成長與收穫,欣賞自己的優點,肯定自己的努力,也開始學習用正向的眼光去欣賞我周遭的人與事,於是我看到每個人的可愛,也看到了我的幸福。焦點發生在我身上,讓我可以有顆柔軟的心,去相信每一個人的力量,去欣賞每一個人的美。

這幾年從學校走進職場,走進婚姻,走進家庭,從一個獨立又強悍的女生,變成一個有子萬事足的母親。在焦點的耳濡目染下,看著孩子的成長,每一天的成長都讓我驚豔生命的美好,每一步的改變都讓我讚嘆生命的力量。有時生命的美好也許不是在追求更好,帶著欣賞的眼光期待每一步的小改變,帶著希望等待每一個奇蹟的出現,這是焦點帶我看到的生命力與美。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